入行两个月,还没搞懂区块链是什么鬼,韭菜们已经帮我轻松八国游

行情 2019-12-19 小编

入行两个月,还没搞懂区块链是什么鬼,韭菜们已经帮我轻松八国游

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床房,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遥望远处的落日余晖,狮城美的不真实。我是昨日晚上从北京飞到这里的,白天参加了全天的区块链活动,明天一早就要赶往下一个场子了。我坐在这里欣赏世界的美,也感受商业世界的灵魂与魅力。

在来新加坡之前,最近两个月,我还去了日本东京、韩国首尔、泰国曼谷、美国拉斯维加斯、柬埔寨金边,打开我的iPhone7,手机里显示我后面日程里要去的地方包括海南省的博鳌、迪拜以及英国伦敦。这一切的行程都有专人安排好,我的往返机票、至少四星级一般都是五星的酒店,甚至还有偶尔的购物。

也许是我,图片来自网络。

我不是富二代,我只是一个25岁的区块链媒体从业者,我在北京花1200和大学同学挤在三室一厅的一个小单间里。一直以来,只有同学周末和男朋友约会夜不归宿,那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一个 软文平台人霸占整个大床,在房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彷佛拥有了全世界。后来两个月的生活,让我觉得自己过去根本没有世界观。

两个月,我见证了伟大区块链时代的魅力前途。

今年春节后回到北京,辞去一家30人的互联网媒体的编辑岗位,我开始重新找起了工作。碰运气,发了个朋友圈,之前在某某财经工作的小美立刻联系上了我,说,有个区块链媒体刚刚成立,有坑需要萝卜,来不来。我说,该不是那种三五个人的公司吧,刚刚成立那种,我可不想去,感觉没有成长。

嘴上说的硬,我心是软的——在北京裸辞意味着要快速找到一份新工作,毕竟房东不会因为你没有工作而高尚的免去你1200的房租。去了新公司,我震惊了,尼玛,这根本不是三五人的公司,我他M就是他们家第一个员工好吗。我转身就要走,但一个极其斯文有素质有魅力的年轻人成功吸引了我,他是我的老板,他本来要面试我。但他说,颜值即正义,面试无意义。

接下来我的老板加了我的微信,暗示我把微信头像从卡哇伊的皮卡丘改为正常的照片,他问你之前拍过艺术照吗,我说有。于是一个露着香肩、长发飘逸、咬着嘴唇的美少女照片成为了我的新头像,这是我在大学期间拍的艺术照,当 媒体发布平台时我给摄像师说,怎么少妇怎么拍。大学的我,爱玩,自费去了很多地方,英语专业,英文还可以,做过交换生,也顺便办理了一些国家的签证。

老板咔咔咔拉我进了十几个群,他告诉我,你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某某财经、某某媒体上扒一些区块链新闻,稍微改改放在咱们家网站上。这个我擅长,重新排列段落,重新换句话描述原话,或者三篇文章拼凑成一篇文章。老板交给我的另一个工作就是在十几个群里频繁互动、发声、又不要过火,主要是露出咱们媒体的品牌。当然,要及时参加各种区块链相关的活动。

洗稿、发发微信、坐坐地铁参加活动,我的工资是每月6500。

接下来我就以“某某财经高级记者”的身份在大家面前露脸了。刚进群,就咔咔咔几个人加我微信,有人问我要不要合作一个活动,让把媒体logo发给他,还有人问我头像是不是本人,最近有没有空。我说有。作为一个对男人心理活动了如指掌的女生,和男人吃饭意味着会获得更多人脉资源以及吃上人均消费过百的晚饭、省下我自己媒体发稿平台的微信余额。而我从来没有让自己吃过亏。

第一次去国外参加活动是去韩国首尔,一场区块链盛会将在那里举行,这次活动是我们老发稿平台板安排的,我当时正在群里装小可爱随便发一下自己媒体的小广告,他站在我后面,说你收拾一下 新闻发布平台,明天飞一下韩国。这不是第一次来韩国,但确实是第一次住在韩国的五星级酒店了,之前都是青年旅社或者Airbnb啥的。一个1000平米的宴会厅,我在第四排位置上找到了我家媒体的名字,整个宴会厅大概有400多人,台上是嘉宾的演讲和项目的路演,台下是低着头玩手机的我们。

我旁边坐着好朋友小美,成为一枚区块链小编后,我和她互动的越来越多。在来韩国之前,小美拉了一个群,她艾特里面一个人,说,刘老师,这是某某财经的副主编,您看要是方便的话,柬埔寨的活动给她留个位置。那个刘老师发个一个笑脸,说,好啊好啊,把身份证号报给我,我一起订机票和酒店。

在韩国和柬埔寨的活动参加完毕,我有了一个群,环球区块链媒体女神群,群里30多个人,要么是培养,要么是朋友的朋友。在这个群里,大家只分享那些有车马 发布新闻平台费、包机票包住宿的国外活动,日本、加拿大、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各种各样的活动链接、精美的海报和PPT在群里频繁露出。慢慢了,我拜金了,我们开始吐槽有家活动主办方只提供三星级的酒店住宿,我们抱怨那家活动主办方让我们睡了四季酒店却不给车马费。

一张真实的区块链媒体群截图

了不起的区块链,了不起的盖茨比。一场场活动参加完,小手掏出计算器,算着他们的成本,这次40个记者,来往机票加上住宿加上午餐晚宴,每人约8000;上次那个活动,每人1000红包,50个记者,酒店1200一晚…… 活动转瞬即逝,被淹没在了神奇的区块链大时代,不知道那些花了几十万几百万筹备活动的主办方们是否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价值和回报。

作为一个毕业不多久的小女子,我从来不敢批判这种行为,也从来不敢站在主办方的角度替他们考虑得与舍。毕竟,那些靠运营资本为生的有才华的男人女人们,是断不能被人随意猜透内心的,看着他们在每次活动结束后笑盈盈的合影拍照、发朋友圈,我觉得他们应该物有所值吧。

在我频繁要出差参加活动的时刻,我家老板又招了两个人来更新网站、曝光知名度。我问老板每月两万块钱的工资发的值吗,老板说很值。因为老板自己也在搞区块链项目,要发token,他去寻找其他区块链媒体发稿,也许一家收费少则1000多则5000的,两万块钱也就发10个媒体平台。但我们公司有三个记者(编辑),平时和一百多家区块链媒体建立合作,这样他发一篇文章,可以做到最低的费用。而且老板自己的媒体也可以接接稿,每个月赚个几千块。

我突然意识到,似乎这个游戏里根本没有输家。

大多数活动冠上了世界、全球等名讳,邀请了一些特型演员或者歌星影星,我不知道作为新技术的区块链和这些有什么关系,在我过去一年多的互联网媒体经验里,感觉参加活动做报道都是非常能够理解的行为,要么就是做品牌,要么就是为了做转化获客。但在区块链活动里,不知道他们的“获客”获得了什么?

伴随区块链火起来的名词是“韭菜”,用软文推广法币买虚拟货币(token),然后项目破发、资金被套,这些行为是“割韭菜”的一个例子。似乎韭菜割不完,因为国人都太想一夜暴富了。我之前 新闻发布网以为只有国人没有志气、不愿意安分守己挣钱养家,其实去了那些国家之后,我发现国外友人也是这样 网站发稿的。和那些在写字楼里、车库里的苦逼创业者说拜拜之后,我发现很多人其实都在通过运作资本谋生、获利甚至暴利。

区块链行业那些“3个月套现30亿”、“一币一嫩模”、“投资回报一万倍”的故事激励着每个冒险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评选这个

美女是稀缺物,自然要和稀缺暴富的行业如影相随。

在过去,颜值最高的行业是房地产,再后来,是金融、是投资公司,现在,是区块链。不管是区块链项目方,还是区块链媒体,长的漂亮就是正义,我曾接触过一家深圳区块链媒体,在一个活动上,约好的让他们采访一个嘉宾,和我见面的是一个芳龄22的妹纸,又美又高又白,自信满满,说要和项目方畅聊30分钟,把最隐私的项目数据全部问出来,写出一篇惊世骇俗的好文。

然而,妹纸只和项目方聊了两分钟,一共问了两个问题,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被项目方骂惨了,说我给你1000块钱车马费,你就找这样的媒体采访我们老大吗,我们老大好歹也是长居日本,怎么遇到这么差劲的记者啊。我让她消消气,说会再安排两家媒体在微信上采访老大。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这个22岁的又高又白又美的妹纸在朋友圈里说,成功邀请到了这位长居日本的老大参加了某某活动。我默默计算着参加这个活动的赞助费,不得不感叹妹纸的颜值、正义、智商、商业头脑。

区块链的参与者都说这是一个神奇的技术、必将带来一个神奇的时代。我的亲身经历已经证明这一时代的到来。过去,我是一个省吃俭用才能偶尔出次国树立一下人生观的小女生,今天我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多个国家旅行,一切都有人安排好,我的吃、我的住,而且还要给我软文网一笔费用。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司只有4个人的区块链媒体小编。

我爱这个时代,这个看似没有输家的时代。

穿过新加坡海峡的海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的眼睛微微泛红,这个时候我竟然忍不住想起了曹雪芹的两句词: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友情链接: 软文推广平台 发稿平台 软文推广平台 软文发稿平台 发稿新闻源 投稿平台 新闻稿投放 火币网 火币 鲜花网 文秘 秘书网 期刊投稿 期刊发表 杂志之家 发表网 学术期刊 学术点评 好发表 鲜家 学术之家 中文期刊网 发表之家 期刊发表 期刊网 易发表 速发表 汇发表 鲜花速递 MCN 网络营销推广 seo优化 软文推广平台 okex 软文推广平台

网站地图: sitemap | sitemap1 | sitemap2 | sitemap3 | sitemap4 | sitemap5 | sitemap6 | sitemap7 | sitemap8 | sitemap9 |

Copyright © 第十区块链 版权所有